祁皊

全心全意为了芥芥幸福的未来


圈名皊(白令)

微博芥川龙之介的黑外套

高三,日常学业超繁忙没有自我orz

活在红心蓝手

懒癌晚期

没有深度没有弦外音只会开车

但也只想将全世界的爱奉献给芥芥

九串太太的本子收到了!!厚度很感人,恶师太宰对这么可爱的学生也太坏了x不过我喜欢x

私心占个tag
回到家就看到桌子上放着阿惹太太的本子!这个惊喜太棒了!!彩蛋一团一团的x今天的粮真够吃的x

关于龙之介的夜宵问题

芥川回家晚了。

太宰正躺在沙发上一页一页翻动着他那本宝贝读本,见芥川一身黑衣从玄关进来,还没放下读本,一眼就望见了芥川的小腹——和以往的一马平川不一样的,鼓鼓的,像是塞进了一个皮球。

太宰放下读本,走上前,伸手在芥川的腹部抚摸了一把,似笑非笑地说:“这么明显了?明明做了还没有几个小时吧?”

芥川苍白的脸颊顿时一红:“不,那不是……”

“芥川君,”太宰脸色一变,“老实告诉我。”





“你今天晚上又吃了多少东西?”

芥川神色一变,知道瞒不住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芥川只好老老实实地报告:“两碗红豆汤、一盘无花果蛋糕、一块红豆蛋糕……”

太宰静静地听完,英俊的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动,听罢只是默默地开口:

“小笨蛋,永远都是这么不听话啊。那么,今天晚上,运动加倍喔~”

芥川只感觉脚下一软,登时就被捞进怀里,太宰轻而易举地将他压在了床铺上。

自此以后,芥川再也不敢晚上将肚皮吃到鼓起来过。

【敦芥】小红帽与猎人 上

·这是一个美好的童话故事
·小红帽敦×猎人芥
·部分官方小红帽paro和部分兽耳化的设定
·欢乐向,高糖无虐
  
上 
  最近太宰治总能发现中岛敦在傻笑,并不是一时,而是无时无刻,最常见的是他一只虎趴在草丛堆里,甩着尾巴,身边冒着常人看不见的粉色小花,脸红红的不自觉将虎牙笑出来,吓到方圆五十米的小姑娘一步也不敢靠近。
  而让太宰困扰的就是这点。敦君每天都这么趴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傻笑,现在都没有妹子来和他殉情了。
  于是这天,太宰轻轻拍了拍中岛的肩,将他从草丛里拖起来,掰开嘴,牙没事,敲敲脑壳,有痛感,还好使,最后才将他摆正了面对自己,正儿八经的说:“敦君,告诉我,你是不是恋爱了?”
  白色老虎的尾巴立刻绷直了,乖巧的脸上也刷的通红,磕磕巴巴地问:“太宰先生,你怎么知道?”
  成年猫科动物的棕色耳朵抖了抖。
  这种事,傻子都看得出来好么。
  “我发现你最近总是傻笑,连小镜花兔子也不一起玩了,那只叫蒙哥马利的红色野猫担心死了,吵着要我来问问。所以,你是不是恋爱了?”
  中岛知道事情瞒不下去了,白色的耳朵耷拉下来,两只爪子绞在一起,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是。那个人……是个人类,叫芥川,我听人类村里的人这么叫他的。是个猎人,不过没怎么打过猎,最多也只是逮几只兔子而已。黑色的头发,发梢却是白色的,平时冷冷的好像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其实很热心,嘴上不说却不时偷偷帮着人做事,被发现了还装作不在意的模样……很可爱的一个人……”
  “我……”
  “好,打住。敦君,我明白了,你这就是恋爱了,对方还是个人类。”太宰用爪子摁住了中岛的嘴阻止他说起喜欢的人来没完没了,然而一丝冷酷在他那双迷人的桃花眼眼底闪过,“可是敦君你要明白,你是兽人而对方是人类,还是名猎手,即便面临着会被对方捕杀的危险,你也要去接近他么?”
  “是的,我喜欢芥川,就算是猎人我也要和他说我喜欢他,我要和他在一起!”中岛握紧了爪子,斗志昂扬地说道。
  真是,傻了啊,敦君。
  太宰笑着摇摇头。不过尊重敦君的意愿才重要,既然这傻小子决定去冒这个险,那我也去顺便凑凑热闹吧。嘴上不说,其实太宰对这个迷住中岛的芥川十分感兴趣,计划已经迫不及待地在脑海里形成,只差一步到位就可以开始实施了。
  这么想着,太宰的嘴角翘了翘,露出一小截虎牙。
  
  “芥川君,真是非常感谢你的帮忙,没有你送的兔子,我们可就熬不过去了。”老妇人笑着,向对面脸色冷冷的男子感谢道。
  芥川龙之介却只是将拳头放在嘴的下方,轻咳一声,故作满不在意地样子,开口道:“没事,在下也不过看不过你们家这种样子,正好多打了几只兔子,就送给你们救急了。”
  “真的是很感谢芥川先生啊!我们家刚采了几筐新鲜的无花果,如果不嫌弃,芥川先生就拿去吧。”说着,老妇人提出一篮子无花果。
  芥川一直暗淡无神的眼睛突然亮了,但马上又恢复了原样,僵硬地道谢一声,接过了满满的一筐无花果,转身就走了。但是所有人都发现了,自从芥川见到无花果之后,原本冷冰冰的生熟人都勿近的气场突然柔和了下来,眼尖的甚至能看见芥川强忍着却依旧忍不住上翘的嘴角,身边飘散着甜腻的无花果香气,甚至让他莫名其妙地变得可爱了一些。
  然而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没在这个时候和芥川打招呼。要是被他发现有人注意到他,这个别扭的猎手又要不知道多少天闭门不出了。
  可就在芥川走到家门口,钥匙还没插进锁孔,有个人的却把芥川叫住了。
  “什么事?”芥川的脸色黑着,被打扰到的心情十分不爽,恶狠狠地盯着来人。
  “呃……那个,芥川先生,我刚才在村庄附近发现了一些脚印,叫来别人看,都说是狼的脚印。森林里的狼到村庄附近来了,芥川先生,我们想拜托您帮我们驱赶狼群,毕竟这里只有您一位有经验的猎手了……”来人支支吾吾地说着,冷汗从他的额头上滴下来。
  芥川眉头一皱,原本清秀的眉心顿时皱成了一座小丘,让好不容易形成的温和气氛立刻再次被戾气冲击地烟消云散。
  “啧,麻烦。等我一会儿。”芥川撂下一句话,开门进了房间,将无花果放下之后背上猎枪,腰带系上了短刀和弹药匣,戴上猎鹿帽,临走前又恋恋不舍地看了眼无花果,最后狠下心,塞了几个在背包里,走出了房门。
  “说吧,脚印在哪里?”芥川跟着那人一直往村口走去,那人一路上战战兢兢地,芥川很是嫌弃。只是狼而已,若是只孤狼就更不足挂齿,何必吓成这样?
  “喏,就是那——”那人颤抖着手指指向村口的树下,那里果真有几枚脚印,像是梅花一样,错落在湿漉漉的地上。
  “好,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吧,两天后我会出发驱赶狼群,你不用担心,回家去吧。”芥川闭了闭眼睛,有些头疼地摁住眉心。
  看样子是只孤狼,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还是等装备再完善点再出发吧。
  “是、是……”那人颤抖着声音回答完,立刻飞快地跑了,其速度之快让人难以想象是人类的速度。
  不过被吓坏的人,什么奇特的事情也干得出来。
  芥川想着,掏出一颗无花果,仔细地啃起来。
  
  “太宰先生!以后这种活儿我能不能申请不干?”谷崎润一郎一回到领地便跌落在地上,摘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两只圆圆的耳朵,身后的大尾巴早就支撑不住抢先钻了出来,整个人倒在地上惊魂未定。
  “嘛,辛苦了,小松鼠!毕竟我们这里跑的最快的就是你了嘛,暴露了还能上树,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啊。”太宰爽朗地笑着拍拍谷崎的肩,后者哭丧着脸,却也默认了,下一秒就被飞扑而来的妹妹直美拉走了。
  “敦君,芥川那边已经完成了哦,两天后就可以实施计划了。”太宰转而望向中岛,笑意在他脸上只增不减。
  “是!谢谢您,太宰先生。”中岛的心情也相当地好,一方面是很快就能和芥川表白,一方面是为了自己而付出的亲友感到幸福。总之,中岛敦已经迫不及待要开始计划了!
  “不用谢我,毕竟这是你的幸福,我做点什么也是应该的——”太宰治还没说完,下一秒已经消失在了中岛面前。
  “妈的太宰!”打断太宰宣传和谐思想并将他踢飞的人耳朵支棱着,拖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站在那里喊道,“你他妈到底要老子干什么?又要摁爪印又要演戏的,你当老子是马戏团的狗啊?”
  “啧啧啧中也我说你……怎么觉悟就这么低呢?什么叫马戏团的狗啊?那多没品味,要叫也是叫‘马戏团的中也’啊……”太宰还没说完,头一偏又躲过迎面而来的一脚。
  “妈的,别以为老子是独狼就不敢和你斗!”中原中也冷笑一声,一脚踩在一边的石头上。
  确实如他所说,那些狼的爪印都是他亲自盖上去的,按理说他不应该出现在人类的村庄附近,可是为了这只爱上人类的白虎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他……确实很难拒绝啊。中也想着,于是以开口人是太宰为由狠狠敲了太宰一笔,拿走了他储存的一半肉干,这才心安理得地跑去盖了几个爪印。
  “不过你小子,兽人里这么多妹子,你身边还有小镜花和蒙哥马利围着转,怎么就看上了人类呢?还是个男猎人。”中也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中岛,狼族冰蓝的眼睛冷冷的光线让这只从小被当成白色虎皮猫的白虎打了个寒颤,咽了口唾沫,一五一十地把缘由给中也说了一遍。后者听着,竟然也对这人产生了兴趣,但是嘴上却没松懈:“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在玩暗恋。你可别掉以轻心了,对方可是猎人,没准会被对方打回去剥了皮了。那时候可没老子什么事了啊。”
  “中也你能不能说点好的?”太宰嫌弃地眼神扫向中也,后者很不认输地回瞪回去。
  “哼,老子这次来可不是和你瞪眼玩的。”中也收回眼神重新站好,“你说要演一出那什么……《小红帽》的戏?那是什么?”
  “啊~忘记告诉大家了,其实是这样的。敦君呢就扮演小红帽,挎着篮子到森林深处给生病的外婆送蟹肉罐头,结果在半路遇到了狼,把小红帽骗去采花后自己跑去吃了外婆,还假扮成外婆的样子躺在床上,等小红帽来了也把小红帽给吃了。接下来就是猎人登场了!猎人把狼的肚子剪开把小红帽和外婆都救出来,还在狼的肚子里塞满了石块,让狼在溪边喝水的时候承受不住重量掉下河里淹死了!大团圆结局的故事哦!”太宰一边眉飞色舞地解说,中也和中岛的内心默契地共同构思了这么一个场景。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好惊悚啊?
  “等等!你说要把你们吃了,我还要被猎人剪开肚子?你存心坑我是吧?”中也很不服气。
  “我怎么舍得被你吃掉呢,这种死法太恶心了……”
  “妈的你再说一遍?”
  “打住。我找了森林里的女孩们制作了小红帽的衣服和替身的人偶,到时候只要把中也换上人偶,一切就迎刃而解了。”太宰一面挡住中也的突袭,一面解释,就连中也也不得不佩服太宰的办事效率和组织能力,确实是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谢谢您,太宰先生。”中岛腼腆地道谢,心里是说不上的幸福。
  啊,芥川,我已经等不及要得到你了,请一定要接受我啊!
  这时的风突然刮起,是北面刮来的,穿过人类的村庄,飘来淡淡的无花果的清香,轻轻地拂过中岛的脸颊。

——tbc——
凌晨两点到五点时刻产物,比较粗糙还请评论捉虫。【鞠躬】
预计下一章我要开车了,毕竟这可是美好的童话故事啊x

嘛,我也搞不清楚我现在的文笔怎么回事了,或者说根本没有进步过,止步不前了么。
我也想写一些拿的出手的文,可是对自己的笔法一点信心有没有,不如说很失望吧,根本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了。梗存了很多,真正写下来还不会让自己嫌弃的就只有几个。
这就是颓废期么?可是已经持续一个学期了。
我是不是不适合写文。

【敦芥】你的名字

千万不要相信这个这么文艺的题目和画风

月光如水,夜风微醺,水汽旖旎的横滨港口,敦和芥川相拥而吻。
一吻终,敦望着芥川迷蒙的黑色瞳孔,轻声开口:“芥川,今日有幸能和你结成恋人,我有件事想问你。”
芥川:“巧,在下也有一事相问。”
敦:“那么一起说。”











敦:“芥川你名字叫什么?”
芥川:“人虎你姓甚名谁?”
敦&芥:“……”

占tag致歉
在这里给各位道个歉,因为手jiàn滑的原因,我把桔子写作给退出了……我不知道它后台崩溃了一直就这么登不上,急得快死了!《为你而歌》的稿子和设定都在账号里,还有今天才码下来的太芥和敦芥,全都丢了!
前路渺茫……在这里给各位拜个早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更上了……

【敦芥】Body Music

听着《Body Music》的三天产物,没办法这首歌实在太带感了!
爱豆paro,女装play~有些变态,避雷注意!
祝各位能有一段安逸的车程x
走链接☞ http://m.weibo.cn/5825586249/4053842255224404

follow100点文!
嘛……这种事情我其实也没做过,我会努力不拖稿的哈……

为什么你没有对象

#原梗为什么你没有女朋友
#跟风瞎写
#all芥


    芥川曾经带着中岛去梅园吃午餐,包厢里,芥川问中岛想不想知道红豆汤的味道。
    耿直的中岛敦一口气喝光了芥川面前的红豆汤。


    某天晚上,太宰接到芥川的电话,说银出去了自己一个人在家有点害怕。
    无聊的太宰治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把正在和立原约会的银带了回来,顺便把情况告诉了芥川。
    第二天,立原道造没来上班。阿门。


    中原中也接到芥川龙之介的短信,得知芥川在任务的时候被敌人打成重伤现在躺在医院里,身边没有一个人。
    愤怒的中原中也把分配任务的太宰治从河里捞起来倒吊着打了一顿。


    新双黑一次出任务,夜里,芥川把风衣脱下来躺在床上,和中岛敦说只有一张床了。
    于是坚毅的中岛敦在阳台坐了一晚上。


    太宰和芥川在打牌,芥川说谁赢了就可以除掉对方身上的一件东西。
    作死的太宰治当天拔光了芥川两边的眉毛。
    【芥川无眉之谜】
    阿门。


    芥川曾经问中原有没有和别人站在同一本本子上的画面框。
    自尊的中原中也以为芥川在嘲讽他的身高,当即把最有可能教坏芥川的太宰治揍了个十七八遍。
    可怜的太宰治。
    阿门。

—END?—